<video id="7plxr"></video><dl id="7plxr"></dl>
<video id="7plxr"><output id="7plxr"><font id="7plxr"></font></output></video>
<video id="7plxr"><output id="7plxr"></output></video>
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為了您的雷峰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
此為臨時鏈接,僅用于文章預覽,將在時失效
業界 正文
發私信給董子博
發送

0

沐瞳與《無盡對決》:一次最刻骨銘心的“叛變”

本文作者:董子博 2022-07-31 21:41
導語:離開騰訊后,徐振華和袁菁實現了騰訊自己都沒能實現的夢想——讓一款Moba手游火遍全球。

沐瞳與《無盡對決》:一次最刻骨銘心的“叛變”

引語

2010年,在常州的一個飯店里,一對新人正要邁進婚姻的殿堂。

新郎官叫袁菁,常州人士,是時正在騰訊北極光工作室,負責MMORPG《軒轅傳奇》的運營工作。

當年,中國互聯網行業的兩大巨頭——騰訊和奇虎360,正打得你來我往。

數月前,360放出信息,稱QQ能夠實時監測到用戶的行為和使用,用戶全無隱私可言。此論一出,便攪得網絡輿論翻江倒海,對騰訊技術濫用的批判,一潮高過一潮。

婚禮現場來賓不少,不少人知道袁菁在騰訊工作,也對中國互聯網的這樁大事充滿好奇。

這時,在自己的婚禮致辭上,袁菁站了出來,對大家直言不諱:“我現在在騰訊上班,我知道在騰訊和360這件事情上,大家有很多誤解,但是我是很喜歡這家公司的?!?/p>

是時,座下袁菁的同事不少,他多年的搭檔徐振華也在其中。聽到此言,難免心中一熱。

然而,2010年的袁菁和徐振華恐怕想不到,12年后,自己與騰訊——這個一同奮斗了近7年的公司,正站在無可挽回的對立面上。

一、1940萬,買夢不貴

創立沐瞳科技,可能是徐振華這輩子做過最“貴”的決定。

早年間,徐振華也是中國游戲最早的一批探索者,進入鵝廠之前,他早在游戲圈打拼多年,還曾給諾基亞手機做過游戲。

彼時,徐振華加入騰訊已有五六年時間,他先是在北極光做出不少成績,后又內部轉戰新成立的“五彩石”工作室。2013年上線的《部落守衛戰》,徐振華就把月流水做到了五六千萬。

在鵝廠混得風生水起,又為什么離職創業?

傳說,年終獎沒發夠,是徐振華離開騰訊的誘因之一。

聽一個當時在騰訊IEG的前員工說:2013-14年,騰訊IEG內部的激勵制度出了點問題。一句話來講,激勵跟不上營收增長的速度。導致不管績效如何,當年最終年終獎只給有的員工發了三個月不到的工資,引發許多人不滿。

徐振華內心萌生退意,且創業的吸引力又太強。

2014年,手游風潮正起,黃金遍地,熱錢亂飛。

當年有傳聞,不少投資人團隊,成天就待在騰訊園區附近,逢人便問“是不是騰訊游戲的”,如果愿意出來創業,如果愿意,他們可以投資——像極了今天在地鐵口,發健身房小廣告的模式。

在《軒轅傳奇》項目組,徐振華有一位小兄弟,此人其貌不揚,常戴一副半框眼鏡,笑起來的時候兩顆虎牙閃閃發亮。他對游戲想法不少,卻總是不得領導賞識。

幾年后,他離職創業,在上海擇了一處良址。取自神話中的人物,他給公司起了一個有趣的名字——莉莉絲。沒過幾年,他的名字——王信文——也在上海游戲圈徹底打響。不過這就是一個另外的故事了,我們回頭再聊。

徐振華也想出來創業,而創業需要伙伴。徐振華第一個想到的,是和他同袍作戰多年的袁菁。

袁菁02年入行,在盛大開始了他的游戲生涯。把《傳奇世界》、《泡泡堂》等一眾著名項目做大之后,他來到騰訊,在《自由幻想》、《軒轅傳奇》、《部落守衛戰》等項目和徐振華搭檔多年,默契很深。

徐振華是天生的游戲策劃,他腦洞大、點子多,時常顯得有些冒進。袁菁則更收斂、更理性,懂得怎么攔著徐振華,補足他身上太過感性的部分。

這兩個人在項目組人望不錯,大手一揮,就有二十幾個兄弟愿意追隨他們創業的腳步。

兩人知道,帶組離職對公司影響巨大,于是也提前知會了HR和直屬Leader,想著內部約定好離職和交接時間,就出走創業。

據坊間傳聞,徐振華和袁菁找到了HR和Leader,并且大致達成了一個口頭協議,屬于你情我愿。

然而,徐振華和袁菁錯在太急,兩人等不及辦完離職,就要去注冊公司、為創業做準備。傳言內部有人看了不爽,就把他們舉報到了上層。

盡管,徐振華和袁菁帶隊離開已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但程序上,終歸是徐在職開辦公司,經營內容還與工作直接相關。捅到上面,所謂的“口頭協議”,就成了“口說無憑”。

徐振華和袁菁則很不體面地,在當天被“趕”出了騰訊辦公樓,理由是違反了勞動合同里的“競業條款”。手里公司的期權,也被全數回收。

被驅離公司還并不算完,這競業條款可謂是一顆綁在徐振華身上的“定時炸彈”,終于在沐瞳成立數年后爆炸。

2017年,騰訊將徐振華告上法庭,稱徐違反競業限制,在職期間開辦公司,違反公司章程。

2018年6月,終審敗訴,徐振華被判賠償騰訊1940萬元。

買賣不成仁義在,即使離開鵝廠不很體面,徐振華和袁菁也沒忘了老東家,至少有生意還可以一起做。

據說,他們的第一款產品《Magic Rush》,還在Demo時期,就與騰訊簽了一個代理協議,把這個手游的國內版交給騰訊首發。

“當時,袁菁和徐振華有了項目,幾乎是第一反應就要交給騰訊代理?!币晃唤咏逋娜锶?,對雷峰網這么說道。

可惜,協議都簽好了,后來又因為種種原因,最終合作沒能達成,沐瞳和騰訊的裂痕也沒能得到修補。在2018年的法庭上,徐振華方面還把這個沒能成行的協議,當做呈堂證供,但最后也沒得到采納。

1940萬,幾乎等于不少打工人一輩子的凈收入。想來如果井水不犯河水,鵝廠也不必下此狠手。

要說徐振華創業后,究竟哪得罪了騰訊,那便不得不提到他們火遍東南亞的Moba手游——《Mobile Legends: Bang Bang》,國內也俗稱“無盡對決”。

二、《無盡對決》:大航海時代的外道超車

為什么《無盡對決》讓沐瞳成為了出頭鳥?

一句話說,《無盡對決》把騰訊一直以來想做,但沒做成的事情辦到了——

——讓一款Moba手游火遍全球。

看著《王者榮耀》火遍大江南北,在騰訊的心目中,一個自然而然的想法油然而生:

既然全中國都在玩王者,那如果把它放到海外,那豈不更是賺得盆滿缽滿?

背負著“《王者榮耀》海外版”的期待,《Arena of Valor》(下稱《AOV》)于2017年出海遠行。

5年多時間過去,《AOV》卻沒能把國內手游王者的“榮耀”帶往海外。

沐瞳與《無盡對決》:一次最刻骨銘心的“叛變”

《AOV》IPhone端全球熱銷榜排名熱點圖(時間截至2022年6月22日)

《無盡對決》,與《王者榮耀》同屬手游Moba游戲,則完成了當年《AOV》未竟的事業——在海外做成一款國民級的Moba手游 

沐瞳與《無盡對決》:一次最刻骨銘心的“叛變”

《無盡對決》IPhone端全球暢銷榜(時間截至2022年6月22日)

據媒體整理,截至今年2月,《無盡對決》上榜暢銷Top20的國家分別達到了IOS渠道57個、Google Play渠道54個。

而《AOV》在亞洲地區的版本,上榜IOS暢銷榜Top20的只有4個國家,上榜Google Play暢銷Top2的也只有6個國家。而《AOV》在其他地區的版本數據則還更差一些。

一句話總結:在今天,《無盡對決》相比《AOV》,成績領先了一個量級。

《AOV》,乃至《王者榮耀》,和《無盡對決》從產品角度相比,到底孰優孰劣,本文并不多做討論。但在出海的策略角度,沐瞳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論。

《無盡對決》并非是沐瞳的第一款游戲,然而從他們的第一款游戲《Magic Rush》開始,他們就堅定地選擇了出海。

為什么選擇了出海?一位距離沐瞳很近的游戲企業高管,對雷峰網笑稱:沐瞳早期不做國內做海外,主要是因為“喝不動”。

據他回憶,當年剛剛成立的沐瞳,在產品和運營領域都有不錯的人才儲備,而商務和市場的基因偏弱。

創始人徐振華和袁菁都不懂商務,而主要負責商務的創始人張冠群,則在《Magic Rush》還處于開發期時就離開了團隊。

2014年左右,國內安卓渠道還比較零碎,每一種手機就有一個應用商店,要做國內,“如果有100家渠道,那么就得靠商務一家一家地喝酒喝個遍?!?/p>

徐振華和袁菁都更想把精力更多放在產品側,畢竟喝酒并不是他們的強項。

反觀海外,渠道方面已成定居——蘋果谷歌二分天下,渠道角度更單純。

恰好沐瞳的天使投資人——智明星通,是游戲出海第一批淘到了金子的人。

早在2009年,他們就讓俄羅斯、德國等國家地區的人民玩上了“偷菜”;2014年,他們又推出了引爆了全球游戲市場的SLG《列王的紛爭》。

智明星通的案例給了沐瞳出海巨大的信心,沐瞳的兩位創始人一合計:干脆繞開國內戰場,在海外實現外道超車!

出海試水,《Magic Rush》反響不錯,沐瞳的這條船在出海的航道上越走越穩,也越走越順。

幾年過去,LOL風頭正盛,越來越多廠商開始關注Moba品類,沐瞳也是其中之一。

坊間傳聞,一次開會,莉莉絲的王信文和張昊來沐瞳做客,幾個人一起掏出手機,打開了當年網易的一款Moba手游——《亂斗西游》。

玩著玩著,張昊便大呼,“這游戲要火!”

一語成讖,《亂斗西游》雖然沒火,但Moba手游確實火了。

當年,Moba手游開始在國內市場不斷涌現,沖在前面的當屬騰訊,旗下當家的《王者榮耀》和《全民超神》在國內市場打得龍爭虎斗,把不少廠商的“Moba夢”卷死在了搖籃里。

國內市場卷不過,沐瞳便瞄準了當時還是真空地帶的海外市場。

Moba手游開發是個技術活,沐瞳原先做SLG更多,對Moba的技術棧了解不深。當時沐瞳做的也算小有成績,與其花時間從頭研究放棄先機,不如花錢買團隊,來個捷足先登。

據接近沐瞳的人士透露,這時,徐振華想起了一個叫郭曉彬的人物,此人曾是徐振華多年前的同事,后來輾轉來到了完美世界開發游戲。

他的團隊在Moba品類上積累不少,曾經在14年左右使用Unity,為完美世界開發過一款叫《第三把劍》的頁游Moba,算是輕車熟路。

沐瞳與《無盡對決》:一次最刻骨銘心的“叛變”

見狀,徐振華果斷找到郭曉彬。二人本就是同袍同澤,加之,郭曉彬有技術,徐振華有全球視野,需求和專長恰好互補。

在徐振華的邀請下,郭便接受了沐瞳投資,帶隊離開完美世界,與沐瞳一起開始《無盡對決》的制作。

有猛將加入,項目開發勢如破竹。16年3月左右立項,僅僅半年過去,《無盡對決》便在海外上線。

《無盡對決》的出海,沐瞳可以說經驗儲備相當豐富。

在不少不懂出海的人心中,“本地化”就是做好翻譯,做好文化適配和審美適配。

能做好翻譯和審美本就不易,然而,那些細節中藏著的坑,更是招招致命。

舉個例子:彼時,當APP容量大于100兆,應用商店就會要求手機,只能通過連接Wifi來下載。

看起來是個小事,畢竟,等到有Wifi的地方再下載不就得了?

然而,即使現在在世界上,大量的國家還沒有普及光纖,更別說Wifi的全覆蓋。在東南亞,還有80%-85%的用戶在使用4G。

如果不用Wifi,用戶下載大游戲就很費勁。但游戲市場選擇總是更多,不選你的,我還能選別家。

再說,在不少國家,大容量手機的普及也成問題,即使有Wifi,手機裝不裝得下,跑不跑得動,也成問題。

100Mb,是手游包體的一個大坎。而Moba游戲,動輒大小幾個G,要把包體做到100Mb以下,談何容易?

而Moba出海,問題更多?!耙援敃r的《AOV》為例,其中許多字體,都是使用的貼圖,”一個圈里人對雷峰網解釋道,“這也就意味著,游戲每內嵌一種語言,就要增加成百上千張的貼圖?!?/p>

要這么做,《AOV》的包體肯定小不了。

為了降低包體容量,沐瞳給《無盡對決》內置了增量下載、內置語言轉換等功能;還甚至不惜主動下降美術素材的質量,以致于背上了一段時間“畫面太差”的罵名。

如果用一句話,總結沐瞳出海外道超車的秘訣,那就是:不計一切代價地保證用戶體驗。

這種策略,并不能簡單歸因于徐振華或袁菁的靈光一閃。沐瞳在海外運營多年,也是交了不少“學費”。個中機理,如果沒有親歷,則很難能夠悟出。

當年的騰訊和沐瞳,看似是在同一起點出發,而實際的起跑線,已經相較沐瞳落后的不少。

據一位騰訊前員工稱,《王者榮耀》雖然是天美制作,然而海外版《AOV》的制作權并不在天美L1手中,而是被轉交到了天美J6的手中 。

在這個過程中,天美L1只負責提供游戲的源碼,和一些零散的素材。

打個比方,即使拿到了廚神的菜譜和材料,別的廚子也很難再現廚神的手藝。騰訊對《AOV》的想法,歸根結底或許還是換皮思路。

不僅如此,《AOV》在發行策略上也存在漏洞。

騰訊不缺錢,面對海外大DAU產品市場,也自然舍得砸錢。某些國家地區,如越南、臺灣等地,端游傳統更好,更認線下活動。這讓AOV在這些地區收效不錯。而在更多地方,行業看到的是騰訊在買量、地推上的“事倍功半”——錢花了不少,但品牌力和品牌效應卻不及預期。

在不同的區域,《AOV》是由3個不同的主體來負責發行的。東南亞和臺灣交給了Garena,韓國交給了網石,而歐洲則還是由騰訊自己的部門掌控。

而單就Garena一家來說,東南亞地區還分為了泰國版本、越南版本、印尼版本。

這位鵝廠前員工對雷峰網說,版本過多、發行結構不清晰,讓《AOV》的研發難度直線上升。本就不是原班人馬,有限的人力就顯得孤木難支,無法支撐3個不同利益方的研發。

一位深諳海外發行之道的圈里人對雷峰網(公眾號:雷峰網)說,《AOV》在發行土耳其之前,對土耳其市場充滿了期望——人口大,經濟也不錯,有很大的市場潛力。然而在發行推了資源之后,不少用戶卻找過來,反映翻譯的文案根本看不懂。

東拼西湊的團隊、難見成果的工作、占用大量精力的溝通環節,讓《AOV》的開發團隊從士氣上先被擊垮了?!霸贏OV上線大約兩年以后,這個團隊的狀態就不太對了?!鼻懊婺俏基Z廠前員工如是說。

反而沐瞳這邊,以東南亞為核心,把《無盡對決》做的順風順水,電競比賽也如火如荼,幾乎有成為東南亞“國民游戲”的潛質。

有一年,袁菁前往印尼首都雅加達,坐鎮當地電競比賽的進行。到了會場,場面把他嚇了一跳——作為比賽會場的大商場,上下六層樓的建筑,居然被觀眾擠得水泄不通。

沐瞳與《無盡對決》:一次最刻骨銘心的“叛變”

印尼本就是熱帶氣候,商場里人們摩肩接踵,更讓人喘不上氣來。而袁菁身處其中,雖然痛苦,但大受震撼。

當晚回到旅館,袁菁便決定,把電競工作在沐瞳的優先級,繼續提升。

早些時候,雷峰網對中國的電競行業有過一些淺析:做電競,賺錢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容易。據了解,國內不少電競戰隊都處在虧損的邊緣,營收能力令人擔憂。

做電競,首先戰隊得能賺到錢。在這種情況下,沐瞳加注電競的邏輯是什么?

有一種說法:東南亞電競,生態相較國內要健康不少。

一個在東南亞從事多年電競工作的人,對雷峰網說,對東南亞的電競行業,當地政府往往很少補貼;但在電競商業化上,東南亞反而可能比國內還成熟,導向型更強。

比起中國選手動輒千萬的身價,東南亞選手身價明顯較低。同時,在收入體系上,轉播權和贊助商仍然占據大頭,ToB更重,B端用戶也往往愿意花錢;而往往被認為“低迷”的C端消費,如門票、周邊等,則被放在了靠后的收入優先級中。

“只要最終證明,年輕人或者多數人在看電競比賽,贊助商和平臺就愿意付費?!边@位圈里人這么總結道。

據這位消息人士,沐瞳在進入東南亞時,電競行業基本處于荒漠狀態,做電競比賽,甚至還要與時不時的大停電“斗爭”。中國團隊去了,幾乎要給當地做啟蒙,把電競的“中國經驗”介紹出去。

而今天,沐瞳在印尼的8個戰隊,目前都處盈利狀態。

而在不少大廠體系下,強ROI導向的工作模式,很難容忍“高投入,慢回報”的電競事業。組織內“以KPI論英雄”,想要安全升職的員工,也就自然難以“慢”下來。

能耐得下性子教育市場,“長期主義”幫助沐瞳創造了一個不錯的用戶生態。2020年,《無盡對決》全球月活突破了一個億,在印尼和菲律賓的滲透率達到了總人口的10%-15%。

業內流傳著一個段子:一個沐瞳海外的員工,他乘飛機在印尼落地,排隊過海關,交了護照卻被攔下了。

正擔驚受怕,以為手續出了什么問題,坐在關卡里的工作人員看了他一眼,對他說:“我們國家的人都玩你們的游戲?!?/p>

這位仁兄一低頭,才發現自己身上的T恤,帶著沐瞳的Logo。

三、賣身字節的背后

如果說《無盡對決》在海外風生水起,是沐瞳與騰訊攢下宿怨;那么加入字節,就無疑代表著徐振華、袁菁與原來的老東家徹底決裂,撕破顏面。

算得上是2021年游戲圈的大事件,沐瞳以40億美元(坊間也有50億、60億的傳聞)的身價,委身字節。這一舉動被外界看來,是字節在游戲賽道軍備競賽上,下的又一樁重注。

一年過去,收購案也塵埃落定。雷峰網無意做“馬后炮”,分析收購始末,然而在字節收購沐瞳的背后,有許多細節,耐人尋味,值得琢磨。

上一期大作·訪,我們講到阿里在游戲賽道上曾經的困境——空有發行實力,但沒有自研產品的支持,沒法將發行的優勢最大化。

某種程度上,字節亦然。

在前沐瞳時期,字節手里當打的產品,不過是《消滅病毒》、《我功夫特?!愤@樣的小游戲。盡管憑借字節強大的渠道實力,這兩款游戲都有過長時間的霸榜,但終究不是《三國志·戰略版》這樣,“有名有實”的大作。

將旗下“朝夕日歷”改組為“朝夕光年“”專注游戲自研,又投資了北京的綠洲、杭州的江南、上海的墨鹍……這些年,字節在游戲賽道投資不少,但收效都差強人意。

沐瞳已經有了一款不錯的產品,更重要的是,他們在海外還建立起了一塊不錯的生態,把電競業務做得火熱。如果某天,字節也要在國內做一款大DAU項目與騰訊抗衡,沐瞳的經驗是必需的。

作為一個重要的戰略布局點,字節正想下注,誰知騰訊也帶著巨款上了牌桌。

坊間也有傳聞,是騰訊意在收購沐瞳在先,已經有了大致的合作框架,字節半路殺出截胡,還替沐瞳給騰訊交了一筆違約金。

游戲圈一個投資人對雷峰網說:當年,鵝廠對待出走的員工和團隊,采取的還是“老死不相往來”的態度。

一個側面是,當年從鵝廠出走的前員工,主要是騰訊的創始人之一——曾李青在投,騰訊官方則是很少投資從公司出走的員工:你從公司離職創業,公司還給你投資,那我堂堂鵝廠的面子往哪放?

當年,王信文離職創業時,騰訊也只是冷眼相待。彼時,“3Q大戰”正走向白熱化,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兩家巨頭激戰正酣,雙方都想著如何抓住對方的弱點和痛點,狠狠地施以顏色。

從騰訊離開的莉莉絲,傳說就受到了360很大的幫助。他們的第一款游戲《刀塔傳奇》,在安卓區得到了360渠道的力推,成功以“黑馬”之姿闖入賽道,把騰訊驚得大跌眼鏡,也讓作為渠道方的360大賺了一筆。

一次開會,“小馬哥”就在會上問:為什么一個騰訊出去的兄弟,做出了一款我們沒有的爆款游戲,我們連投都沒有投,還讓“那家公司”賺了這么多錢。

這一問,把好多人嚇得一身冷汗。

這之后,鵝廠對待前員工創業的公司,態度才慢慢緩和。

不過說回來,騰訊真的需要沐瞳嗎?這里我們尚且打一個問號。

往大了說,Moba品類還有多長的生命周期,騰訊心里也沒底;往小了說,在海外,騰訊也有自己的攤子,買下沐瞳承攬海外業務,底下的兄弟怎么賺錢?

這么看,向沐瞳伸出橄欖枝,比起進攻,更像是騰訊的防御之舉。為了不讓死對頭搶到這塊戰略要地,無論對自己是否有用,都必須先下手為強。

收購沐瞳,對于騰訊和字節,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而對于沐瞳,這件事也不只是“去騰訊,還是去字節”這么簡單。

早在18、19年,看到《無盡對決》在海外初具成果,就有不少人開始對沐瞳來了興趣。一時間,收購要約不斷。

而靠近袁菁的人都知道,他對游戲有真正的“鴻鵠之志”。他懂游戲,也愛游戲,出身盛大也讓他多少沾染了陳天橋的理想主義氣質。

在左林右貍頻道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姚曉光是袁菁在盛大的同期,而王信文曾是他的小弟。沐瞳盡管已經有了成績,但前面兩位的光芒太耀眼,袁菁還想再拼一拼。

而徐振華則不然,他不是一個“在一棵樹上吊死”的人,頭腦也更加靈活。性格上,徐振華可能更像唐彬森——在游戲圈做膩了,就去做汽水,照樣快意瀟灑。

三四年前,沐瞳就面臨著套現的機會。傾慕者中還有小米的身影,收購失敗后,小米還想著做Moba,于是轉身投了朱雀網絡,才有了后面的《小米超神》。

當年,徐振華可能已經有些想走,但袁菁想留。

據傳,當時袁菁和徐振華曾經有過幾次長談,他說:“把這個公司賣了,我們下半輩子做什么呢?”

而21年的這次收購并不一樣。

首先是數十億的價格太誘人,這筆錢能買來徐振華的財務自由,也能買來他下一次創業的啟動資金。

其次是騰訊和字節都許諾沐瞳能夠獨立運行,袁菁在游戲圈的夢想,也能夠實現,甚至有可能借助騰訊或字節的力量扶搖直上。

但說了這么多,沐瞳最看重的,永遠還是被收購后,《無盡對決》的命運。

這不僅僅出于沐瞳,對游戲項目開發的“潔癖”和專注——《無盡對決》是沐瞳的立身之本,如果收購反而不利《無盡對決》的發展,那么被棄如敝履,也只是時間問題。

前面也說到,騰訊對沐瞳的態度可能不夠“專一”:《無盡對決》進了騰訊,還可能面臨和《AOV》,甚至《王者榮耀》的競爭。IEG內部山頭林立,早已不是秘密。

一句話來說,如果加入騰訊,《無盡對決》該如何與騰訊的“親兒子”競爭?

而一位圈里人說,騰訊當年向沐瞳伸出橄欖枝,是與沐瞳打了太多年“累了”。而收購后,很可能會把《無盡對決》關停。

徐振華想走,或許不會過多在意;但這個結果,袁菁恐怕很難接受。

況且,騰訊海外強在自研,并非強在渠道?!稛o盡對決》不需要騰訊的自研力量干涉,需要的是海外渠道方面的進一步力推。

一位密切關注沐瞳收購案的投資人對雷峰網說,鵝廠與沐瞳對接時,給出自己海外運營實力的例證,還是《PUBG: Mobile》(今天《和平精英》的海外版)。然而,《PUBG: Mobile》在海外剛做起來時,沐瞳已經在海外不少區域站穩腳跟了。

而字節不同,TikTok在海外渠道強勁,也缺少自研產品。來了之后,《無盡對決》自然就是香餑餑,字節得放在手心里捧著。

寧當雞頭,不當鳳尾。對于沐瞳來說,這個邏輯相當清晰。

一年過去,字節買沐瞳買得值嗎?在這個時間點,恐怕許多人都沒有答案。

21年初,資本又經歷了一個高潮期,游戲投資熱情也正是高漲。

而當時,沒人能夠預料到,在21年夏季突如其來的“版號寒冬”,以及22年再起禍端的新冠疫情。

到了今天,字節的緊縮還在繼續,一輪又一輪的裁員,無不透露著中國互聯網行業的周期性衰退。

“字節用可能400億人民幣的價格,買入了一家年收入10億人民幣的公司。你說值不值?”一位資深戰投這么對雷峰網說。

然而也有人說,10億這個數字并不準確。沐瞳在東南亞的不少滲透,并非通過App商店——東南亞許多地區,用戶充值使用的還是短信、電話充值等第三方渠道,蘋果谷歌的渠道收入只占其中一部分。

據有些媒體估算,沐瞳實際的年收入可能不低于40億人民幣。

然而,東南亞市場還是太小,即使做到東南亞第一,沐瞳的收入相比騰訊、網易等傳統大廠,還是難望項背??蛦蝺r低、消費力較差,是刻在東南亞市場上一時難以磨滅的烙印。

據消息,沐瞳旗下現還有數條開發線正在運行,繼《無盡對決》之后,還有新產品正籌備上線。

有人說,字節買的是沐瞳的潛力,用較高的PE,換來的是生態、自研和用戶覆蓋能力。

而證明自己配得上數百億的身價,可能是沐瞳在近期最需要完成的課題。

結語

選擇了字節之后,沐瞳仍深陷法律漩渦當中,與拳頭公司的新訴訟,一時又鬧得滿城風雨。

雷峰網無意妄議裁判過程,而這個結果,想必是徐振華和袁菁早就預見到了的。

賣身字節之后,徐振華離開了沐瞳和游戲賽道,第二次“落跑”。

第一次,徐振華是被“趕”出去的,很不體面;而第二次,徐振華則是躊躇滿志,準備邁向新的挑戰。

接近徐振華的人說:“徐振華當然還是在享受著他的財務自由,但他也在關注一些投資和創業項目,現在還沒有成果,不好披露?!?/p>

徐振華離開,沐瞳繼張冠群之后又少了一位創始人。張冠群走時,是沐瞳最難的時候,《Magic Rush》的營收還未見端倪,創始人的離開,讓不少人也開始懷疑沐瞳未來的發展。

2021,沐瞳正是風光之時,徐振華出走也算可以放心。在起初,公司管理的內部條線本就主要是袁菁負責,徐振華主做研發,沐瞳內部的匯報機制因他離開變化不大。

袁菁還留在沐瞳,獨力主導沐瞳的工作。在公司員工的眼里,他溫和、務實、專注。每次在會上批評了別人,他總會跟上一句“大家別有壓力”。

收購完成后,袁菁對工作投入度也沒有降低,“在晚上、或在周末,他經常還在讀書和研究項目,看不出他已經是一個‘億萬富翁’”一位接近袁菁的人士如是說。

離開騰訊的8年里,袁菁的角色更多從“職業經理人”,轉型成了“CEO”。在制作上,袁菁更多會放權給制作人,自己則更多在公司管理層面下功夫,與HR團隊交流甚密,意在為公司長遠發展培養出一批人才。

被收購后一年過去,沐瞳的規模擴大了一倍還要多,然而正面、扁平的管理風格依然還在。沐瞳有一個一千多人的全員大群,群里可以從工位空調溫度、聊到今天工作餐合不合胃口,“扁”得令人驚訝。

在一篇名為《當游戲公司老板紛紛40歲》的文章里,有人寫道,徐振華“手握大把現金上岸,還能放心把事業交出去”,實在令人羨慕。

袁菁顯然看到了這篇文章,在評論區回應:“并購后,許多人問我動力在哪里?我的答案是,我相信游戲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所以,我還在路上?!?/p>

----------------------------------------------------------------------------------------------------------------------

“大作·訪”是雷峰網新開設的一個系列選題,旨在通過分析賽道上現存的海內外游戲“大作”,一窺中國游戲產業的發展歷程與前景,并通過采訪,為讀者傳遞最核心的第一手資料。

后續我們會推出更多大作評述,歡迎業界人士交流指教。本文作者董子博;微信號williamdong,添加請注明姓名和職務,謝謝。


雷峰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分享: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
姓名
電話
郵箱
微信號
作品鏈接
個人簡介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請驗證郵箱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完成可獲20積分喲!
請驗證您的郵箱
立即驗證
完善賬號信息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
18禁超污无遮挡无码免费应用
<video id="7plxr"></video><dl id="7plxr"></dl>
<video id="7plxr"><output id="7plxr"><font id="7plxr"></font></output></video>
<video id="7plxr"><output id="7plxr"></output></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