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7plxr"></video><dl id="7plxr"></dl>
<video id="7plxr"><output id="7plxr"><font id="7plxr"></font></output></video>
<video id="7plxr"><output id="7plxr"></output></video>
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為了您的雷峰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
此為臨時鏈接,僅用于文章預覽,將在時失效
智能駕駛 正文
發私信給田哲
發送

0

從百萬年薪「搶人」到「毀約」應屆生,新能源汽車市場遭遇了什么?

本文作者:田哲 2022-07-28 20:48
導語:除了車企,不少汽車供應商也放緩了招聘需求。

從百萬年薪「搶人」到「毀約」應屆生,新能源汽車市場遭遇了什么?

在收到國內某造車新勢力的錄用通知那一刻,應屆機械工程專業博士丘朋(化名)以為自己的工作終于有了著落,不過一個半月后,他卻收到了錄用撤銷的通知。

對方HR在郵件中向他表示抱歉,解釋稱因公司整體業務調整導致招聘崗位數量減少,不得不與他解約。

他隨后面試國內多家造車新勢力企業及自動駕駛公司,結果都無下文。

在與丘朋一樣的應屆生看來,新能源汽車是未來的朝陽行業,不少人相信自動駕駛在新能源汽車商業應用在某一天將迎來爆發,輔助駕駛功能在量產車型的落地讓他們看見了這一可能。而去年自動駕駛公司和車企持續不惜數十萬、甚至上百萬元爭相招聘研發人員的渴求,也讓他們篤信這一熱潮將在2022年得到延續。

不過,火熱的搶人大戰在2022年似乎逐漸偃旗息鼓。

自今年4月以來,包括理想、小鵬、特斯拉、福特等國內外車企接連宣布停止招聘、裁員規模達到數千甚至上萬人,大量人員從車企流出似乎暗示著汽車行業發展遭遇新的難題。

車企突如其來的裁員,會是行業遇冷的一個信號嗎?

熄火的搶人式招聘

新能源汽車市場就業環境變化之快讓丘朋始料未及,與現在求職多番碰壁不同,在他的印象里,以求職者為主導的“買方市場”曾是去年新能源汽車就業市場的特征。

據脈脈人才智庫公布的數據顯示,2021年新經濟行業職位量增速前十的領域中,新能源汽車以365%增速排名第二。

車企龐大的需求一定程度推高了崗位薪資。自動駕駛行業獵頭穎儀對新智駕表示,去年國內某第一梯隊造車新勢力HR為挽留候選人,曾稱:“你拿別家最高的offer來,我在此基礎上再給你高10%的薪資?!?/p>

尤其是自動駕駛等人才稀缺的崗位,車企愿意給出高額薪資。多家求職平臺薪資顯示,自動駕駛算法工程師崗位平均以月薪25K(15薪)起步,而智聯招聘2021年第三季度《中國企業招聘薪酬報告》顯示,登頂高薪行業之首的IT管理/項目管理的平均月薪為25k。

從百萬年薪「搶人」到「毀約」應屆生,新能源汽車市場遭遇了什么?

新能源汽車市場狂熱的高薪招聘讓應屆生懷揣著跳入風口的希望,也讓部分車企有著新的一年繼續擴招的計劃。事實上,此輪裁員的部分車企曾有著擴招計劃。

今年5月,消息稱小鵬汽車正在進行一輪組織調整、裁員,部分網友表示小鵬汽車毀約校招招聘,而在5月13日小鵬汽車招聘公眾號的一則文章內,其表示今年將進入更多高校招聘;開啟數輪裁員的理想汽車,曾計劃今年擴招至2.4萬人。

不僅國內車企,不少國外造車新勢力也啟動裁員。

美國電動汽車公司特斯拉、Rivian分別計劃裁員10%、6%,其中特斯拉此次裁員規模為其歷史之最;英國電動汽車公司 Arrival SA表示,其裁員比例可能占員工總人數30%。

員工數量嚴格控制的情況不只發生在車企,部分汽車供應商也已謹慎招聘。

一家汽車零部件供應商的市場總監高爽(化名)告訴新智駕,其公司今年雖然沒有裁員,但是對員工人數控制特別嚴格,員工名額基本鎖定。如果部門需要招聘新員工,必須提前向CEO匯報招聘新員工的目的,以及新員工能為部門帶來怎樣的幫助,只有得到CEO批準,部門才能招聘新員工。

即便其公司今年上半年完成一輪融資,賬面現金流較充足,但公司整體對成本控制依然十分嚴格。

“今年我的市場預算差不多要被砍光了”,高爽的語氣中流露出幾分無奈。

經濟下行的避險

在多位新能源汽車行業獵頭看來,此次車企裁員的主要原因主要為精簡業務,以及今年經濟形勢整體不明朗。

過去幾年,造車新勢力抓住市場空窗期高速發展,公司規模也迅速擴大。

根據特斯拉2021年年度報告, 特斯拉2021年新雇傭28533名員工,2019年年底至今,特斯拉員工數量幾乎翻了一倍。而小鵬汽車2020年員工總數為5084人,去年年底其員工總數已超過1.39萬人。

員工數量的高速增長除了公司業務發展之外,也離不開新造車公司之間的競爭。

穎儀向新智駕表示,2021年多家公司獲得大量融資有著充足預算,需要更多人發展新業務之外,另一個招人的目的是盡量防止人才流到競爭對手公司。這可能導致,車企因競爭性招聘導致過去人力成本過高,現在需要對此嚴格控制。

某些時候,車企如同一只升空的熱氣球,員工如同壓艙的沙袋。

在經濟形勢向好,車企對市場發展有著樂觀預期時,足夠的沙袋可保證熱氣球穩定飛行,員工除了服務主營業務之外,還可參與公司探索的新業務,為公司飛行距離更遠增加一分可能。但是當經濟形勢惡化,熱氣球高度可能下降時,拋下沙袋可在一定程度上恢復熱氣球的飛行高度。

據第一財經報道,2021年年底全球股票總市值約為120萬億美元左右,但是在多種因素的影響下,至2022年5月22日,全球股票總市值蒸發22萬億美元。

因此,在經濟下行的背景下,部分車企將放緩人員增長速度,并將重心轉移至公司業務核心的汽車生產與銷售方面。

自動駕駛行業獵頭Echo向新智駕表示,此次車企裁員主要波及非核心崗位,研發類崗位幾乎不受影響。

她介紹,造車新勢力經過多年發展,核心部門及基本人員架構已經幾乎搭建完畢,后續發展大多數向著大廠類似路線看齊,出現新的業務線,分工更為精細。因此傾向于招聘更優秀,或是參與發展新業務的員工。

如果造車新勢力們啟動裁員,那么受到影響的員工大多屬于產出不多、邊緣部門、資歷較淺,以及非核心部門的應屆生。

譬如,理想汽車裁員崗位包括產品、企業系統、傳感器開發等。盡管特斯拉裁員Autopilot駕駛輔助系統團隊229名員工,但他們的工作主要為數據標注,在高爽看來,這類工作的技術要求并不高,可替代性較強。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車企大刀闊斧裁員的同時,某些崗位仍在大量招聘。

小鵬汽車招聘公眾號發布多篇社招推文,主要開放自動駕駛、動力、制造工程類崗位; Rivian首席執行官明確告訴員工,Rivian只停止某些非制造業招聘。

盡管特斯拉裁員比例高達10%,馬斯克也明確表示將保護制造業崗位。

針對不少造車新勢力大量開放制造類相關職位,高爽認為這是它們已經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造車前期,意圖為汽車帶來更多不同體驗的造車新勢力可能著重把研發實力作為核心競爭力。當產品量產并交付后,造車新勢力在生產制造方面的短板也將充分暴露,因此目前需要盡可能招聘制造人員迅速補齊制造短板。

縮減非核心業務部門、增加制造崗位,整體來看,此輪車企裁員是在經濟遇冷的情況下,將更多注意力集中于產品生產制造。

此輪裁員影響有限

在經濟遇冷的情況下,業務調整可視作為公司發展回歸理性的一種表現。

近期,小鵬汽車出海業務多位營銷負責人離職,也有小鵬汽車員工在脈脈發帖,表示小鵬出海業務被合并到用戶發展部。

小鵬汽車對于出海業務曾有著不小的野心,小鵬汽車2020年成立出海業務并將其升級為獨立部門,至今已在歐洲五國設立六個辦公室。不過根據網站Cleantechnica統計,小鵬汽車在挪威兩年僅賣出1006輛產品。

從百萬年薪「搶人」到「毀約」應屆生,新能源汽車市場遭遇了什么?

(小鵬G3出口挪威)

此輪車企人員及業務調整的部分原因,或許是在探索受挫后的及時止損,尋找更穩健的發展節奏。另一部分原因,則是車企對經濟發展不穩定的判斷下,通過裁員控制成本。

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曾告訴高管,他對經濟形勢有“非常糟糕的感覺”,隨后特斯拉啟動裁員。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在裁員的同時,也在大幅度增加兼職員工數量。在部分人看來,這是馬斯克用薪水相對較低的臨時工替換高薪水的老員工,以減少人力成本。

Arrival SA也表示,業務重組可能導致員工數量減少30%,但這是為了應對充滿挑戰的經濟環境,削減支出以完成2023年的業務目標。

不可否認,經濟因素的確為新能源車企的發展產生一定影響,但目前而言,此類影響范圍還未明顯擴散。

無論中外,宣布裁員的車企大多數為新造車企業,較少傳統車企傳出此類消息,僅福特計劃裁員8000名員工。

目前,國內傳統車企尚無裁員消息。在高爽看來,國外汽車企業對汽車市場的悲觀預期進而采取裁員,并不一定傳導至國內汽車市場。雖然全球經濟發展放緩,但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的蓬勃發展及政府多項利好政策的出臺,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國內車企對未來發展信心。

在上半年受到上海疫情影響,導致多家車企產品生產交付數量大幅度減少的情況下,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1-4月產銷分別完成160.5萬輛和155.6萬輛,同比均增長1.1倍。而近期政府部門推出的新車購置稅減半政策、新能源汽車下鄉活動,也將促進新能源汽車的銷售。

盡管宏觀經濟對汽車企業的決策產生著一定影響,但國內外新能源汽車市場發展的不同形勢,導致此輪裁員的影響范圍相對有限。

裁員之后

在行業招聘整體收緊的情況下,新造車企業對新員工的要求相對更高。

自動駕駛行業獵頭童鍇介紹,造車新勢力放給獵頭的崗位,相比去年層級更高、招聘難度更大,他認為部分原因是因為內部的招聘團隊、內部人才池得到了快速擴充。

而那些從造車新勢力離開的人們,大多數去往何處?

據穎儀觀察,獨角獸公司及創新型公司招攬了不少出身車企的員工,這類公司知名度相對不高且議價能力相對不強,它們從0-1搭建團隊需要大量員工參與建設。她還介紹,今年毫末智行、輝羲智能等公司正在大量招聘新員工。

至于丘朋,被解約兩個月后,他依然在尋找著合適的工作機會。

雷峰網雷峰網(公眾號:雷峰網)雷峰網

雷峰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分享: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
姓名
電話
郵箱
微信號
作品鏈接
個人簡介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請驗證郵箱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完成可獲20積分喲!
請驗證您的郵箱
立即驗證
完善賬號信息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
18禁超污无遮挡无码免费应用
<video id="7plxr"></video><dl id="7plxr"></dl>
<video id="7plxr"><output id="7plxr"><font id="7plxr"></font></output></video>
<video id="7plxr"><output id="7plxr"></output></video>